宋词

学习之余,读读宋词

姜夔

姜夔(1155-1221),字尧章,号白石道人,饶州鄱阳(今属江西)人。为人狷洁清高,终老布衣。一生湖海飘零,寄人篱下。但与杨万里、范成大交游并得其赏识,靠诗人萧德藻、贵胄张鉴资助,迹近清客。其词也有咏叹时事者,多数是写湖山之美和身世之慨,感念旧游,卷怀恋人,寄物托请,均精深华妙。词风潇洒而醇雅,笔力峭拔而隽健,讲究韵律,多自度腔,有十七首词自注工尺旁谱,其音节文采为一时之冠。有《白石道人歌曲》六卷行世。

扬州慢

1
2
3
扬州慢
淮左名都,竹西佳处,解鞍少驻初程。过春风十里,尽荠麦青青。自胡马窥江去后,废池乔木,犹厌言兵。渐黄昏、清角吹寒,都在空城。
杜郎俊赏,算而今、重到须惊。纵豆蔻词工,青楼梦好,难赋深情。二十四桥仍在,波心荡、冷月无声。念桥边红药,年年知为谁生。

扬州慢乃姜夔自度曲,其中原委,见词。这是一首乱后感怀之作。上片写词人初到扬州的所见所感。有虚写,有实写。“淮左名都”、“竹西佳处”,主要出自词人之前对这座名城的耳闻,属虚写;“废池乔木”、“清角吹寒”,则是词人亲眼所见。正因有之前的耳闻,才有了当前的触目惊心。下片以昔日繁华,反衬今日之萧飒、冷落。明月应该是今夕荣枯的唯一见证者吧!而冷月无声,一个“冷”字,生出无边凄凉。逢时必发的桥边红药,是有情的吗?她年年花发,又是为谁而生呢?至此,一种旷古的幽怨,笼罩全篇。

鹧鸪天

1
2
3
4
鹧鸪天
元夕有所梦
肥水东流无尽期。当初不合种相思。梦中未比丹青见,暗里忽惊山鸟啼。
春未绿,鬓先丝。人间别久不成悲。谁教岁岁红莲夜,两处沉吟各自知。

唐圭璋《唐宋词简释》:“此首元夕感梦之作。起局沉痛,谓水无尽期,犹狠无尽期。‘当初’一句,因恨而悔,悔当初错种相思,致今日有此恨也。‘梦中’二句,写缠绵颠倒之情,既经相思遂能不忘,以致入梦,而梦中隐约模糊,又不如丹青所见之真。‘暗里’一句,谓即此隐约模糊之梦,亦不能就做,偏被山鸟惊醒。换头,伤羁旅之久。‘别久不成悲’一语,尤道出人在天涯况味。”

点绛唇

1
2
3
4
点绛唇
丁未冬,过吴松作
燕雁无心,太湖西畔随云去。数峰清苦。商略黄昏雨。
第四桥边,拟共天随住。今何许。凭阑怀古。残柳参差舞。

上片写景,燕雁无心,随白云而来去;数峰有情,向黄昏而落雨,情景交融,不分彼此。下片吊古伤情,“凭阑怀古”点出题旨,继而以“残柳参差舞”收绾,无穷哀感,都在虚处;令读者吊古伤今,不能自止

0%